美国辛辛那提大学DAAP学院毕业生在时尚领域开创个人事业

上图从左到右依次为:Sara Masminster、Marisa Phelps、Mary Roe、Hannah Braden。图片由Mary Roe提供。

辛辛那提大学DAAP学院校友Mary Roe在时尚领域开创了个人事业,这一切似乎像一场梦。真的有人能在一生中与拉夫劳伦、Chico’s、Abercrombie & Fitch、白宫黑市(White House Black Market)、Lane Bryant、Justice和香蕉共和国这样的标志性品牌合作吗?

她目前在知名服装品牌Chico’s担任设计与产品开发资深总监,Chico’s也是白宫黑市、Soma以及线上内衣品牌TellTale的母公司。

辛辛那提本地人

Mary

Mary住在辛辛那提的西区,当她还在摆弄芭比娃娃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阅读《Vogue》杂志了。当她的朋友们观看电影《闪电舞》的时候,她就想办法设计出了各式各样的开衩运动衫,就像Jennifer Beals在这部著名的影片中穿的那种。

她回忆说:“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父亲,不喜欢我学习时装设计的规划。他们想让我接受文科教育,然后也许再上法学院。我想他们以为我会忘记这个时装设计的想法。

DAAP学院、带薪实习与就业

这位孝顺的女儿在圣母院圣玛丽学院获得美术学士学位,然后立即入读了辛辛那提大学设计、建筑、艺术和规划学院(DAAP)的时装设计课程。

她坚信地认为:“我比我的许多同学都大一点,这帮助我取得了一些成绩,尤其是在我的带薪实习项目中。我在纽约、洛杉矶和明尼阿波利斯都参加了带薪实习,因为威氏皮具(Wilson’s Leather)从洛杉矶搬到了那里。这些经验给了我在纽约的拉夫劳伦获得第一个职位所需具备的技能和信心。

“这简直就是超现实!我还记得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时刻,那就是第一次走上位于上东区的Ralph Lauren办公室的台阶,Ralph是一位典型的设计师。设计室都是白色的,用的是轻木。Ralph会在电梯里或者是在会议室里跟人聊天。我就在想,‘这就是我为什么去设计学院,为什么我想搬到纽约。’”

两年后,Mary意识到她不能再随意度日了,必须对未来的方向做出决定。在拉夫劳伦,有两种人生轨迹:一种是“从头做到尾的终身工作者”;另一种是渴望做自己、能够发挥个人创造力的人。她在香蕉共和国(Gap公司的子公司)担任职位,协助一位著名的毛衣设计师。八年来,Mary一直在设计领域的事业蒸蒸日上,成为知名的毛衣专家。她每年去意大利佛罗伦萨参观两次纱线展。Mary意识到她必须走在最新潮流的前面。

“随着大批人群离开纽约,我母亲也建议我离开。就在那时,DAAP学院的一位同事向我提到了位于俄亥俄州哥伦布的Abercrombie&Fitch公司。很少有人知道哥伦布是这样一个零售业中心,我很享受在那里工作的7年。在那之后,我又在Lane Bryant和Justice任职。当另一次经济衰退来袭时,我知道我必须积极应对。因此,我加入了Chico’s。”

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迈尔斯堡的Chico’s展示了如何在经济衰退期适应变化。不仅大型百货公司和个人商店履步维艰,那些无法跟上消费者变化的品牌也开始面临困难的处境。像Zara和Forever 21这样的“快时尚”开始以更快的速度、更便宜的价格提供符合潮流的设计,而那些更成熟的品牌无法与这些公司所拥有的更便宜、更快速的供应链竞争。像Chico’s这样的公司仍在努力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者需求和期望,尤其是在后疫情时代。

Mary解释道:“我们不再是与街对面的商店竞争。实际上,这是关于人们选择在哪里花钱的问题。

“我在这个行业任职已经25年了,做这行很不容易,除了要有坚强的性格,还要有适应能力。我看到了很多公司的变化和蜕变——有些已经不复存在,有些已经历了多次起落。”

在职业生涯中不断进取

Mary在Chico’s担任过三个职位,目前正在担任第四个职位。Mary将她的成功归功于她在DAAP学院接受的教育和带薪实习经历,这使她无需花费太多心血即可在其职业生涯中一直前进。

“有三名毕业于DAAP学院的设计师向我汇报工作。他们在两年前开始担任助理的职位,现在已经都被提升为助理设计师,我为他们感到骄傲。他们对于工作非常专注,有良好的职业道德——这都归功于DAAP学院的带薪实习项目。他们才华横溢,也很聪慧;他们可以通过清晰且有重点的话语向商家营销自己的理念。他们必须要有智慧。因为,必须为产品制定附带利润的零售价。所以,设计师必须要有智慧,要知道如何确定自己的产品造价。得益于DAAP学院,这些年轻人知道如何与CAD人员和技术人员一起开发产品,并与跨职能合作伙伴合作,他们从DAAP学院毕业,具备极高的灵活性。

“我还面试过其他知名院校的毕业生。我对这些才华横溢、聪慧的DAAP毕业生印象深刻!”

Mary为年轻的DAAP时装设计毕业生提供指导,而她的许多同学和知己都是DAAP的校友。

“我们组成了一个很棒的集体。我们仍然关心彼此的生活。我们能在这个集体中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并且与他们一直保持联系。有时,当我们会正处在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可以向朋友打电话倾诉。当我们有空缺职位时,我总是最先想到联系辛辛那提大学,招聘毕业生。

Mary预测,未来的时尚设计趋势是可持续性。我们如何使用橘子皮、果肉和蘑菇来制作纺织品?我们怎样才能使用不污染地球的材料?”

除了她前卫的理念、对DAAP的支持和对年轻设计师孜孜不倦的指导,这位时尚设计偶像的下一步规划是什么?

“嗯,我把父母接到了佛罗里达州,我的丈夫继续在家工作,就像我们在纽约相识时一样。我们23岁的女儿毕业于俄亥俄大学新闻学专业,辅修时尚专业。我们21岁的孩子是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大四学生,正在考虑上法学院。所以,我终于可以让我的父亲感到高兴了,因为家里有人上法学院了,而我可以继续追求自己从小就为之着迷的梦想。”